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其他藏品 > 正文

疯狂的崖柏:都想借收藏的名义赚一票 炒作手法多

2014-11-06 11:15 来源:新闻晨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崖柏根雕已经开始“论斤卖”,半年里每斤价格翻番……近几个月来,崖柏价格升值几近疯狂,在红木原木市场崖柏也遭到疯抢。

  □晨报记者 张谷微

  一串崖柏手串,今年年初还鲜有人关注,如今从百元飙涨至几千元,“极品”手把件已卖到几十万元; 崖柏根雕已经开始“论斤卖”,半年里每斤价格翻番……近几个月来,崖柏价格升值几近疯狂,在红木原木市场崖柏也遭到疯抢。

  记者连续多日走访古玩市场、红木收藏投资人士及商家后了解到,不同品相的崖柏,价格相差最高可达几十倍。对于崖柏这只“概念股”究竟能够维持多久,行家也表示很难说。

  上海市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认为,目前崖柏的存世量还不可知,所以现在要判断其收藏价值和未来行情为时过早。与此同时,“崖柏热”所引起的对崖柏原木的大量砍伐,再一次让人对大自然的生态环境产生担忧,海南黄花梨等名木今天会不会是崖柏的明天?

  [现 象]

  今年三四月开始流行并迅速走红

  最近几个月,崖柏成了古玩收藏界“新贵”。某网店在售的一款“太行崖柏陈化红瘤满花手串”,12粒珠子,标价2500元。从销售记录看,30天内交易成功31笔,11月1日当天就成交8串。此外,一款“天然崖柏满瘤花雀眼手把件”被称为“极品”,店家标价10万元。

  从一些商家销售崖柏时所做的介绍来看,崖柏被认为是一种药材,有疏通经络、调整气血作用,很适合老人、电脑族、白领佩戴。

  许先生在福州路古玩城内开店,前几日刚卖出一串“太行陈化料满瘤花手钏”,2万元成交,“这种品相的非常少,我也只有那一条。”他给记者那个手串的照片,图上显示的崖柏手串上,每个珠子表面都布满了一种相似的花纹,且很密。

  据业内人士顾文豪介绍,崖柏是今年三四月份开始逐渐在古玩收藏界流行,并迅速走红。以前很少有人关注崖柏,崖柏手串也很少,更没有人去研究它的品相,一串崖柏手串在今年3月前差不多只卖几十元、几百元,现在已经涨到几千元,甚至上万元。

  同样,以前崖柏根雕也没有行情,但从今年三四月份开始,崖柏根雕出现“论斤卖”的现象,最初是1000元/斤,现在已经涨到2000元/斤。

  记者了解到,在福建原木集散批发市场上,崖柏原木价格在今年年中时达到最高峰,若开出来是满雀眼的原料,售价可达2000元—3000元/斤,这个价格甚至已经超过了小叶紫檀,最极品的小叶紫檀原木也就2000元/斤。

  不同崖柏价格相差最高达几十倍

  普通的崖柏珠串便宜的也要1000多元,而一些极品崖柏珠串开价要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也就是说,不同品相的崖柏珠串价格可相差十倍甚至几十倍。

  据上海市收藏协会会长吴少华介绍,从目前来看,崖柏以假乱真还很少,“因为它还没有到全民收藏的阶段,但不敢说没有以次充好。业内大多认为太行山的崖柏比较好,不排除有商家拿其他地方品质相对较差的崖柏来冒充等级较高的。另外,崖柏都是天然形成的,但是可能有的商家,为了使崖柏根雕造型更漂亮,会通过一些手法来制造好的造型。”

  也有人说,生长在4000多米悬崖峭壁上的崖柏才是真正的崖柏。吴少华表示,崖柏的确是生长在悬崖上,经过日晒雨淋,几百上千年的风雨洗礼才能形成,但是否一定要是4000多米以上的悬崖,目前还是众说纷纭,没有权威的考证。

  [追 问]

  为何突然“火”了?因量少且无法人工培育,但确有一定炒作成分

  “崖柏是一种柏科类植物,分坡柏和崖柏两种,有些相似,但也有明显不同。”顾文豪表示,崖柏是一种全天然植物,无法人工培育和种植,量少,具有不可再生性。尤其是生长在悬崖峭壁上的崖柏,量相对更少。同时,崖柏具有一定的药用价值,如安神、排毒、消炎等。

  坡柏生长在坡道上的,呈嫩黄色,气味有些冲鼻,历经年份较短,仅100多年,油性相对较低,用玩家的话来说,“油性低的珠子,玩不出那种漂亮的皮壳和包浆。”现在市场上比较多见的,价格在千元或以内的,即为坡柏。

  而在玩家眼中真正意义上的崖柏,是淡咖啡色,俗称“陈化料”,历经成百上千年风吹日晒,气味稳重,香气闻起来很舒服。市场价格多在万元以上。

  顾文豪认为,崖柏在今年“突然走红”的确有一定的炒作成分存在,但与其本身的特性也有很大关系。因为崖柏很难人工培育,不可再生,而且量少,这是崖柏可以“火”起来的基础。同时,近一两年来,受相关保护条文的影响,大红酸枝的价格被炒得太高,红木投资资金急于寻找新的替代品,于是一些投资者将目标转向崖柏。

  顾文豪还特别指出,微信、微店的流行、推广,对崖柏的走红也有不容忽视的推动作用。

  还能“火”多久?疯狂程度已超印尼血龙木、紫檀柳,维持多久很难说

  “崖柏突然‘火’起来,里面或许有炒作成分。”上海市收藏协会青年委员会委员、尊木艺术馆馆长助理谢鑫表示,在红木投资、收藏市场,除了小叶紫檀、黄花梨、檀香、沉香等长盛不衰外,每年都有“概念股”,从几年前的印尼血龙木,到后来的金丝楠,再到紫檀柳,但是,今年崖柏的疯狂程度已经超过前几年的那些。

  现在,在福建,一串比较好的崖柏手串卖七八千元很正常。随着崖柏的走俏,做崖柏生意的人也越来越多。在福建原木批发集散市场,也出现了哄抢崖柏原木的场景。“原本,古玩市场里卖崖柏的商户很少,但是现在,只要是卖珠串的,基本上都有在卖崖柏。就连原来卖传统名贵木材的人也卖崖柏了。”谢鑫说。

  “崖柏的概念,今年玩得很好。”谢鑫说,崖柏的品相很独特,比如它的多瘤的特征,很难得。简单来说,树要得病才能长瘤,长瘤说明了它有中药成分,因此会有一定的药用效果,且崖柏有香味。但这波“概念股”被炒得有些过头,究竟能维持多久很难说。

  实际上,在福建当地原木集散批发市场,崖柏在年中时所到达的3000元/斤的价格,现在已经出现一点回调的苗头,从10月份开始,人们已经不太敢以这么高的价格去接手了,因为谁都怕会接到最后一棒。但是,在终端成品市场,对此还没有太大的感觉。

  “对于崖柏的走红,现在收藏界有着不同意见,有人认为崖柏是珍稀资源,而且木质纹理很好看,也有人认为就是人为炒作。”吴少华表示,单独来看,这两种说法都有各自的道理,但他认为,崖柏的市场价值最终还是要由两个因素来决定,一个是崖柏的存世量,另一个是供需关系,但是目前,这两个因素都还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若干年后,如果崖柏被大量发现,则它的市场价值必然下降,但若是存世量很少,尤其是品相好的崖柏,它就可以维持高价位甚至再往上走。“所以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崖柏的走红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吴少华说,这和现在的投资收藏主体的变化有一定关系,如今的收藏、投资主体已经从原来的工薪阶层向年轻化群体转变,这个群体起点高、现代化程度高、信息量大,而且有许多事业成功人士,他们对传统文化的了解相对薄弱,喜欢玩新的东西,对于红木来说,他们通常以把握材质为主,因为材质是可以鉴定的,而且他们把红木收藏和实用结合得很密切,比如手串的兴起。

  对于初入崖柏收藏、投资的人,吴少华的建议是,不要盲目跟风,要有精品意识,并且弄清楚自己的目的究竟是收藏、还是投资,如果是投资以求回报,一定要格外谨慎。

  [记者手记]

  海南黄花梨的今天会不会是崖柏的明天?

  “为了寻木,我们的足迹踏遍了整个世界。短短二三十年间,超172个国家和地区,逾50种名贵数种被列入联合国 《濒危野生动植物种贸易公约》。十年前,我们还能看到黄花梨原木和大板,堆积如山的大料檀香紫檀。现在它们已经一木难求。名贵木材的成长之路需要岁月风霜,有的需要至少几百年,有的则要上千年才可成材。我们无度地砍伐,或将造成子孙后代与之无缘,无法再欣赏其变化莫测的鬼脸,深紫厚重的纹理……”这是记者采访中,在宝山“尊木艺术馆”内读到的文字,印象深刻。

  福建是中国红木市场一个重要的集散地,在那里,经常看到集卡装来一车车第一手原木。每当卡车开进市场,甚至还没停稳,就有一大群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过去、爬上卡车、挑选原木。那一车车的原木,有紫檀、紫檀柳,也包括崖柏,这些木头,在哄抢者的眼里已经不仅仅只是木头那么简单,仿佛就是金钱。

  在福建原木集散批发市场,这些疯狂抢购原木的商人还分好几派。有“胶水帮”:他们爬上集卡、切开紫檀、滴上胶水,以确认是否为“金星紫檀”,然后扔到车下,由同伴接住,画上记号,宣告所有权;还有“斧头帮”,爬上卡车用斧头砍开一小块原木,看其花纹是否美观。

  的确,崖柏的兴起太突然,但崖柏的砍伐现在才刚刚开始,许多问题的答案或许慢慢地都会出现,如果等我们都明白了一切,到那时会否是为时已晚?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许多名木现在都已经枯竭了,比如海南黄花梨、印度小叶紫檀,这些名木的今天会不会成为崖柏的明天?

  是,没有人知道现在究竟有多少崖柏,不过如果以这样的速度砍下去,就算资源再多也会枯竭。对,也没有人能确定崖柏它究竟是“概念股”还是“绩优股”,但无论它是什么“股”,这种“疯狂”所带给大自然生态的破坏是一样的。

  在我所采访的红木市场人士、收藏人士中,也有一些并没有涉足于这一波“崖柏热”。在如今的收藏界,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已不为过。急躁、借收藏的名义赚一票,已经成为许多打着收藏幌子实际上做着“二道贩子”的人的真实写照。而真正的收藏家,绝不会跟风,“收藏不是赚钱。一个东西到了你手上,你只是历史上一个短暂的保管者,你做的是一种文化传承,用这件藏品来陶冶自己短暂的几十年光阴。收藏不分大小、不分贵贱,只要喜欢。”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