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非遗传承 > 正文

青铜器成纽约亚洲艺术周焦点

2014-03-26 08:45 来源:汉丰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继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博会, 3月14日至22日,纽约亚洲艺术周对于亚洲收藏家来说是一场丰盛的宴席。

  朱洁树

  继马斯特里赫特欧洲艺博会,3月14日至22日,纽约亚洲艺术周对于亚洲收藏家来说是一场丰盛的宴席。值得一提的是,这里同样是中国艺术品年度拍卖的起始站。

  艺术周期间,亚洲的珍宝分散在纽约城各处:波斯的细密画、旁遮普的纺织品、中国的文物,当然也包括当代绘画。本次亚洲艺术周吸引到来自全球各地的47家古董商,还有5家拍卖行,19个博物馆和文化机构也将在此期间举办相关活动。例如在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除了“水墨”展之外,还在举办“日本江户时代的花朵”、“西藏和印度的佛教艺术”等展览。

  来自亚洲的珍宝,对于欧美人来说不仅是漂亮装饰品,也拥有神秘的文化内涵。例如甲骨文老板拉里·埃里森就是亚洲艺术的粉丝,69岁的他凭借可观的480亿美元净资产排名全球富豪第五位。他喜欢金底的日本屏风,也喜欢佛像透露出的宁静。美国金融家威尔伯·罗斯对中国当代雕塑情有独钟。好莱坞演员理查·基尔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他同样是亚洲艺术的大收藏家。

  近年,亚洲收藏家群体崛起,尤其是中国藏家成为重要的力量。纽约亚洲艺术周面对的市场越来越大。

  苏富比和佳士得的拍卖依然是亚洲艺术周的焦点。

  苏富比在亚洲艺术周期间举办“金石斯文:重要中国古代青铜器暨吴大澂《吉金图》”、“艺海观涛:坂本五郎珍藏中国艺术青铜鸮壶”、“中国瓷器与工艺品”、“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工艺品”、“中国古代书画”等专场拍卖。

  佳士得在同期举办“日本及韩国艺术”、“南亚现代及当代艺术”、“长寿十则:罗伯特·摩尔韩国艺术珍藏”、“印度及东南亚艺术”、“中国书画”等专场拍卖。

  来自伦敦大学的汪涛博士上任纽约苏富比中国艺术品部门主管后,为其拍卖市场带来了高古气象,继去年推出“礼器辉煌: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的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之后,再次推出青铜器专场。18日的“金石斯文”专场中,《吉金图》所记载的“已祖乙尊”成为当场价格冠军,在估价30万-40万美元情况下,最终以126.5万美元成交。本场另一件焦点作品“清十九世纪末愙斋所藏吉金图拓本”被一位来自上海的买家以60.5万元的高价收入囊中。这件珍贵的手卷反映出晚清时期流行于文人雅士之间的金石考证鉴藏风尚。整场拍卖的12件拍品最终有11件成交,成交额达到349万美元。

  当天举行的另一场拍卖会“艺海观涛”上,日本古董商坂本五郎珍藏的东周早期青铜鸮首提梁壶虽然叫价热烈,但依然在离400万美元底价一步之遥的370万美元处止歇,最终遭遇流拍。

  紧接着进行的“中国瓷器及工艺品”专场上,青铜器依然是热点之一。一件“商晚期天黾父乙角”以240.5万美元成交,成为当场拍卖的榜眼,竞得这件拍品的是香港古董商御雅居。当场拍卖上拔得头筹的拍品是一件“元青花如意印花缠枝牡丹纹菱口盘”,估价20万-30万美元,售出419.7万美元的天价。

  据悉,本次拍卖吸引了纽约教父级古董商安思远、比利时青铜女王吉赛尔、台湾收藏家曹兴诚等收藏界大佬,约克大道苏富比总部的拍场上,约有半数都是中国藏家。

  比利时青铜女王吉赛尔本次算是4年后再次重回纽约亚洲艺术周,她同样带来了重磅艺术品,在麦迪逊大道高古轩画廊推出的“物质与记忆”展销会上,一尊高达2.36米的明代铜鎏金韦驮站像吸引了大量观众瞩目。

  在苏富比拍场正风生水起的同时,佳士得也不甘寂寞。于纽约当地时间19日宣布,本应稍晚些时候露面的“青铜酒器皿方罍”在中国湖南收藏家群体同其当前所有者接洽后,完成了私下交易。佳士得方面宣布:“‘方罍之王’即将重归故里,并将捐赠给湖南省博物馆。”

  这件作品很早就获得关注,因为它曾在2001年3月20日于纽约佳士得拍卖成交,当时创下了924.6万美元的拍卖纪录,成为当时全球拍卖市场最昂贵的亚洲艺术品,并迄今仍保持着中国高古青铜器国际拍卖市场的最高价纪录。当年国内也曾竞价购买该“皿方罍”未果,而在此次拍卖前,湖南博物馆于3月15日致信佳士得亚洲区总裁,表达了收藏意愿,并希望以筹措到的2000万美元价格获得“皿方罍”。据悉,该“皿方罍”为1922年于湖南省桃源县漆家河出土,原器盖现藏湖南省博物馆,器身则一直辗转流传于海外。

  据悉,青铜器是资深藏家最认可的板块之一。但青铜器属珍贵文物,国家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法规来加以保护,对青铜器流通有严格管制。目前可以在市场上合法流通的青铜器大致有如下两类:1949年以前出土,流传有序,并有明确著录可以佐证的青铜器;从海外回流的青铜器。青铜器上拍要求更为严格。因此,青铜器一直处于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局面,在国内市场上一直不温不火,大多属于私下交易。

  文章来源:东方早报·艺术评论


责任编辑:孙怡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