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鉴藏知识 > 正文

老坑籽料的歙砚回报率高

2013-08-02 07:20 来源:南方都市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由于原材料的匮乏,歙砚最近几年的涨势惊人:几年前才20元一块的石头,现在能卖到2000元。收藏砚台等于收藏文化,据说国家正准备把文房四宝打包成世界文化遗产,等到申遗成功之后,砚台的价格应该涨得更多。

《知足相伴》

《八仙过海》

《达摩东渡》

  歙(shè)砚是中国古代四大名砚之一,又被称为龙尾砚。由于原材料的匮乏,歙砚最近几年的涨势惊人:几年前才20元一块的石头,现在能卖到2000元;之前1000块钱收回来的,现在起码加两个零。收藏砚台等于收藏文化,据说国家正准备把文房四宝打包成世界文化遗产,等到申遗成功之后,砚台的价格应该涨得更多。

  藏家

  古砚台有历史的沧桑感 涨得很快

  黄明号称自己是“职业旅行家”,他出过一本书《重走唐僧西行路》,他说,“中国第一批发财的人是投机倒把做生意的,第二批是做房地产开发的,第三批就是搞收藏的。以后的社会越来越公平,只有稀缺资源才会不断升值”。黄明也是一个收藏家,早期他什么都收,后来发现好东西实在太多了,凭自己有限的财力实在是收不过来,越有钱越穷。于是他开始专攻文房四宝、笔墨纸砚,后来他又发现在文房四宝中只有砚台是中国特有的,“我们国家正准备把文房四宝打包成世界文化遗产,等到申遗成功之后,砚台的价格肯定还会疯涨。”

  “看到砚台,心会自然而然地静下来”,黄明收藏砚台主要是为了欣赏、把玩,“收藏砚台就是天人合一,摸着它,接地气,能够感受大自然带来的正能量”,黄明收藏了十几年,具体数量究竟有多少,他表示不方便透露。砚台之前在收藏中属于杂项,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类,“珠宝、书画是大老婆,砚台属于‘小三’,但‘小三’也有可能扶正。之前没有六大项,只有四大项,我相信以后肯定会有六十大项。”

  黄明比较偏好古砚台,因为带着一种历史的沧桑,“关于砚台,历史上有很多动人的传说,古代文人用砚台暖被子,还有人为了得到一方砚台,向老和尚下跪。这些故事给砚台增加了一丝神秘色彩,也让它们的身价噌噌地往上涨,用‘ 一本万利”来形容歙砚的升值可能夸张了点,但‘身价百倍’却是事实”,黄明谈到自己的收藏,“之前1000块钱收回来的,现在起码加两个零。如果是苏东坡或者米芾等名家用过的砚台,那简直是国宝了,香港苏富比拍过一块清代皇帝用过的砚台,价值超过一千万”。

  现场

  一方名为《达摩东渡》的砚台 标价2600000元

  号称“史上最多大师作品参与”的歙砚大师作品联展近日在广州市艺苑大厦省工艺美术展览厅举行,凌红军、吴国水、李利宾等工艺美术大师亲临现场,展览还吸引了一批资深藏家,歙砚鉴定专家与市民一起交流品鉴。

  歙砚大师作品联展上最贵的一方砚台名叫《达摩东渡》,属于眉子坑歙砚,标价2600000元,是歙砚泰斗方建尘的作品。记者在现场看到一方名叫《秋山行旅》的砚台,标价16万,是歙砚大师凌红军的作品,把氧化的金星金晕稍稍打磨,就成了一幅天然的水墨画,而且有着云雾蒙蒙的感觉。《童年那些事》标价3.6万,上面的荷叶、青蛙都清晰可见。《一扇清凉》标价18万,上面的龟甲纹摸起来就像婴儿的皮肤一样细腻,与这方砚台配套的盒子也非常讲究,材料是大叶紫檀,使用了复杂的镶嵌工艺。“装歙砚的盒子大多配的是徽州当地百姓的拆房老料,多为香樟木、红豆杉等名贵木材,这也算是从包装和内容上都原汁原味地传承了徽文化,在其他砚种中较为少见。”歙砚协会执行会长凌红军告诉记者。

  凌红军表示,在展出的作品中,《砚板》的造型非常简单,它的卖点是上面的纹路,看起来似乎是凸凹不平的,但摸起来却是平的,在光线的照射下,每个角度的纹路都不一样。《月涌大江流》是歙砚大师吴国水的作品,标价17000元,大师根据原材料的特点雕出两只海鸥,把砚台放进水中之后,奇迹出现了,仿佛能够看到江水在月光下涌动。

  鉴宝

  收藏歙砚一定要看是否大师的作品

  一方好砚台必须有好的原材料、好的工艺、出名的大师,三者缺一不可。好的原料摸起来手感细腻,上面有金星、金晕、金花、水波纹、龟甲纹、白眉纹、罗纹、雁湖纹等纹路。歙砚和和田玉有点类似,老坑籽料最值钱。老坑石到底贵在哪?除了石质特别优越外,其“名坑效应”不可忽略。而存量稀少,特别是大料难觅,更成为老坑价格上涨的理由。有藏家认为老坑石里面含有石英,所以出墨效果特别好,歙砚协会执行会长凌红军在受访时表示,新坑的纹路和质地相对差些,但其中的精品可达到老坑中高档的水平。

  好的材料还必须有好的工艺,收藏歙砚一定要看准大师的作品,这样的砚台最有升值潜力,“歙砚跟端砚不一样,断代情况特别严重,工艺美术大师只评了两届,全安徽省才有十个。”好的籽料越来越少,价格也越来越高,大师们也感慨“原材料的确太贵了,我们买的时候也要看运气。”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吴国水告诉记者,“现在有很多人直接跑去产地收料,价格被抬得很高。如果一个人收一块料花8万元,那我就买不下手了。很多艺术家和工匠也得去农民那儿囤料,以免断炊。”在艺苑大厦省工艺美术展览厅,记者看到一块标价三万块的砚台,“这块料是几年前收回来的,当时买的时候几千块钱,现在光是买料就要好几万,别说工艺了。”

  “热钱不断涌入,投资者越来越关注,这就是资源型收藏品近些年来几乎通通疯涨的根本原因。”资深藏家老谭一语道破了个中玄机,“在许多门类里,以前都是‘行家市场’,也就是许多人因为有这共同的爱好,花了许多时间、心思去钻研、收藏,确实也挖掘到了不少宝贝,然后再在圈子里进行一定的展示、交换和买卖,应该说都是小众市场。可现在,像歙砚这样的资源型收藏品已引起许多其他领域资金的关注,当地农民开价也越来越高。”

  注意事项

  1、收藏歙砚必须先了解徽州文化,端砚很有层次,歙砚硬度比较大,很少会有复杂的镂空工艺,雕刻时以浅浮雕为主,寥寥几笔,浑然天成。

  2、江西婺源很多旅游景点都有农民在兜售歙砚,价格从几百到几千都有,最好不要随便从他们手中购买,可靠的途径是去大师的工作室和博物馆,直接从他们手中购买。

  歙砚价格一览表

  《知足相伴》眉子坑歙砚,13000元,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吴国水作品。

  《望月释怀》老坑歙砚,9000元,黄山市工艺美术大师汪德钦作品

  《风摇影动》水舷老坑歙砚,20000元,安微省工艺美术大师吴国水作品。

  《达摩东渡》眉子坑歙砚,2600000元,歙砚泰斗方建尘作品。

  《碧波荡漾》眉子水波纹歙砚,68000元,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凌红军作品。

  《八仙过海》,眉子坑歙砚,800000元,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张硕作品。

  《寒窗》,水舷坑歙砚,70000元,安徽省工艺美术大师凌红军作品。

  采写:南都记者 许琨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孙怡筱
分享到:
./W02013080252271294815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