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藏闻逸事 > 正文

当代精神的东方趣味 ——读董晓畔的花鸟画

2020-03-18 09:36 来源:中国文化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董晓畔生于书香世家,家学渊源深厚,酷爱丹青。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师从当代花鸟画大家苏百钧教授,学养日博,且致于理、笃于行、达于道,颇悟古圣时贤艺理之妙。

   

  荷塘月色(国画)  董晓畔

  文/苏丹

  鲁网3月18日讯 董晓畔生于书香世家,家学渊源深厚,酷爱丹青。他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师从当代花鸟画大家苏百钧教授,学养日博,且致于理、笃于行、达于道,颇悟古圣时贤艺理之妙。

  董晓畔早年临摹宋元明清及近现代大家之作,深得传统笔墨精髓。近年来,其积淀益厚,画作一改先前临古法度森严之风,渐有取舍,参融造化,心源相汲,遂成自家风貌。如其《白夜》系列打破了传统中国花鸟画空灵旷达、计白当黑的布局方式,画面密塞繁复、拥迫重叠,城市、森林、铁网与飞鸟挣扎哀鸣的影像并置于画面,表达了画家对现实世界生态环境危机的忧患意识和对平衡生态、解决环境危机问题的强烈呼吁。此一系列作品明显不同于中国传统绘画的象与境的营构,是现代的表现手法,当代的思想主题。再如《幽谷》系列,将寓意化、拟人化的想象之鸟设置于重峦叠嶂、幽谷深壑、烟云缭绕的画境,渺然神秘,若方外之境,香花、碧树亦非现世得见,俨然是画者心神悟化之桃源,去尘脱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思而难得,只可以神会、以梦游。

  中西相融,是时代发展的必然、美术发展的必然,谁也无法逆转潮流,问题是如何把握尺度分寸,不失中国画的民族根性。董晓畔深知此道,从未放弃对传统经典文化的孜孜以求,也未松懈对传统笔墨的精研深习,他也力图接近更广阔的社会生活,吸纳造化之灵秀、人文之给养。他的路走得很漫长幽远,却是最稳健的、最正统的、最有可能成功的。事实上,他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丰硕成果。他的画作思想内涵丰富、表现题材多样、艺术手法多元、中西画理皆通,又恰到好处地融合在具当代精神的东方趣味之中。

  中国画历来讲求气韵之高、意境之美、笔墨之妙、中和之道,此为中国传统绘画要义所在。董晓畔的《畅神四海》系列、《都市梦园》系列,无论设色用墨都能和画境巧妙结合,各尽其妍。这类作品中,他擅长表现心象幻境,重渲染气氛,淡化个体形象的繁琐细节,使意境浑融幽邃,颇得造境之妙。他的工笔重彩作品,描绘形象鲜丽悦目,也能使色彩的表情效果发挥到极致。而他的一些水墨小品将很传统的手法和当代人的思想感情巧妙相融。他的画路很宽、学习吸收能力很强、思维很活跃、生活感受很细腻到位,他所有的作品中贯穿始终的是一种深致细密的情愫、一种淡淡的悲悯色彩的愁思、一种时而遗世独立又时而淡泊入世的旷达飘逸。

  董晓畔的作品保留了淳厚的传统文人情怀,但又清新自然、悟化得宜,并无迂腐之气,观之令人悦目赏心、爽智怡神,观之如空谷幽兰、绝世仙君,蕴古雅之趣、通现世之情,智慧圆融、合璧中西,甚为佳妙。


责任编辑:刘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