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油画雕塑 > 正文

靳尚谊:中国人对油画的喜爱超过国画

2014-12-18 15:14 来源:北京青年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近日,网上热传的《再见了各位,我要去学画画了》一文颇受点赞。究其原因,文中例举抽象绘画“画面上几乎什么也没有,简直就是大白纸”,与同时标注的天价售卖价格形成鲜明对比,令观者恨不得个个拿起画笔投入艺术大军。人们似乎就此很容易对绘画产生“赚快钱”的想象,同时对传统的绘画形式也发出“过时”的疑问。

靳尚谊

靳尚谊

靳尚谊

靳尚谊

  刚刚参加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的评审,个人感觉是,美展的油画整体水平很高,但没有尖子。所有的画全有问题,都是些基础的小问题。 

  近日,网上热传的《再见了各位,我要去学画画了》一文颇受点赞。究其原因,文中例举抽象绘画“画面上几乎什么也没有,简直就是大白纸”,与同时标注的天价售卖价格形成鲜明对比,令观者恨不得个个拿起画笔投入艺术大军。人们似乎就此很容易对绘画产生“赚快钱”的想象,同时对传统的绘画形式也发出“过时”的疑问。

  与此同时,“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展”经过长达一年半的紧张筹备,悄然在大都美术馆开展。俄罗斯艺术家马利亚温《读书》、科林《库克雷尼克赛的肖像》、卡萨特金《女矿工》、涅斯捷罗夫《瓦斯涅佐夫肖像》、波普科夫《回忆,寡妇们》等56幅经典油画同场亮相。这些作品不仅张张具象写实,优美深情的笔触更让人对艺术家的情感一览无余。展览开幕之际,大都美术馆馆长、著名油画家靳尚谊先生接受了北京青年报记者的专访。

  不接触俄罗斯绘画

  就无法真正了解西方油画

  记者:请您以自身的经历,谈谈俄罗斯画派对您绘画道路的影响?

  靳尚谊:所有欧洲油画都只有一个传统,来自意大利及早期的希腊、罗马。俄罗斯建美术学院比较晚,完全是由意大利搬过来,包括教员、教学方式等,画的内容也只有一个,即宗教绘画,命题的。所以俄罗斯油画是欧洲油画重要组成部分,只是发展稍微晚了一点而已。

  中国老一辈艺术家们一开始留法,后来留苏。留法时期,国内对油画需求不多,因此他们对油画在中国的进程推动比较缓慢。此后,国家的战乱等影响油画发展,直到解放初期,中国社会稳定了,大批艺术家才得以留苏学画。

  我在本科并没有学过油画,当时大家在学年画、连环画,正式学油画要从1955年“马训班”(苏联著名油画家马克西莫夫在中央美术学院开办的油画学习班)开始。可以说,从那时起,我们才真正懂得了油画的三门课——素描、写生、创作课的标准是什么,以及作画的程序。我个人体会,五十年代接触了俄罗斯绘画后,才对西方的油画有了真正的了解。

  不能从真实中提炼美,就不叫油画

  记者:当今国际画坛流派纷呈,以“俄罗斯画派”为代表的传统写实绘画是否有“过时”之嫌?

  靳尚谊:现在所说的现实主义绘画、超现实主义绘画、批判现实主义绘画、印象主义绘画等,都是有了美术史专业后人为加上的流派名字。但其实,油画的基本模式就是情节性绘画,代表作就是达·芬奇《最后的晚餐》。

  中国早期没有大规模的情节性绘画。直到解放后历史博物馆、军事博物馆建成,才逐渐形成了对大型情节性绘画的需要。今天,尽管各种风格流派很多,但油画的写实基础没有变。即使是抽象美,也是从写实中提炼出来。如果画油画不能从真实中提炼美,就不叫油画,油画的美就没有了。

  改革开放之初,对这个问题的争论很多。我去联邦德国访问时,曾经走访了古老的杜塞尔多夫美术学院。本以为他们的素描教学肯定和以前有很大不同,结果得到的答案是:以前怎么画素描,我们现在还怎么画!

  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报考人数总是最多

  记者:在今天举办俄罗斯油画的专题展,对我国艺术界的借鉴作用何在?

  靳尚谊:中国人很喜欢油画,甚至要超过国画,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从解放初到现在,美术学院油画专业的报考人数都是第一。俄罗斯对我国油画的影响之大,在于它使我们把欧洲油画的传统全面继承过来,使我国油画完成了从无到有的发展。以大型现实主义绘画为例,我国的油画家们在五十年代就进行了这方面的创作,他们在构图上是一流的,但是在技巧上不大好。这是很久以来人们不大清楚的一个事实。以前完全说反了,这是舆论要澄清的。

  借这次“俄罗斯特列恰科夫国家画廊藏品展”,我又仔细欣赏了一遍俄罗斯油画。在大都美术馆,我们可以感受到俄罗斯油画浓重深沉的艺术魅力。俄罗斯国土之美渗透在风俗画、肖像画、风景画和历史画的作品里。人物刻画的深入是俄罗斯油画特点,加上基于俄罗斯北方民族的特点,俄罗斯绘画颜色浓烈,造型强烈、粗犷,用色厚重。这些,至今对我们仍旧有很深的借鉴价值。

  画画的原则特简单,就是“本分”

  记者:有专家指出,当今中国油画家的作品“油画味”不足,“照片化”倾向严重。这是否是中国油画的“软肋”?

  靳尚谊:现在摄影术发达,照片成像清楚,颜色也接近画的颜色。但很多人不清楚,照着照片画与写生是两个概念——画照片是临摹不是写生,比写生容易。更重要的是,照片把现实人物简单化了!看真人画画的感觉极其丰富,但一拍照片就简化了,不可能像写生那样有意思、画出来丰富。因此,画照片永远达不到写生的效果。

  中国油画发展很快。我刚刚参加了“第十二届全国美展油画展”的评审,个人感觉是,美展的油画整体水平很高,但没有尖子。所有的画全有问题,都是些基础的小问题。打个比方,这等于中国的航天科技水平已经发展到能登月了,但汽车零件却不过关。油画问题与经济问题一样。因为我们发展太快,没有按部就班走路,很多人还不能做到严谨科学地办事。社会整体浮躁,做事首先想到的是要很快赚钱、很快成名,不够踏实。因此要现代化,人要守法、要按规矩办事。这也是画画应该遵循的原则,说出来特别简单,就是“本分”!

  文/本报记者王岩摄影/本报记者王晓溪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