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艺术影像 > 正文

2500年前神秘符号助复原古蜀漆床 系现存最早漆床

2018-01-10 09:5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2500年前神秘符号助复原古蜀漆床该漆床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神秘符号或助力破解古蜀文字一张2.55米长的大床,床上绘制了各式各样的纹饰,顶上还有类似悬山式屋顶的顶盖,近日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内就摆着这样一张床。

  2500年前神秘符号助复原古蜀漆床

  该漆床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 神秘符号或助力破解古蜀文字

  一张2.55米长的大床,床上绘制了各式各样的纹饰,顶上还有类似悬山式屋顶的顶盖,近日在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内就摆着这样一张床。令人惊讶的是,这张漆床已有约2500年的历史,当年躺在这张漆床上的可能是某一位古蜀国的国王。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张床随葬时拆散为45个构件,分置在不同的棺木中,出土时很多木构件长期被水浸泡,糟朽得像“烂豆腐”一样脆弱。最终经过17年的保护修复工作,文物保护与修复人员根据其原有的榫卯结构将其完整复原。据了解,这张漆床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结构最复杂的一张髹漆木床。

  漆器长期被水浸泡

 

  含水率达300%

  “如果不是将其组装起来,我们甚至不敢确定这是一套完整的漆床。”9日,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杨弢助理馆员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经过17年的努力,文物保护与修复人员成功复原了这件距今约2500年的漆床。

  2000年7月29日,四川省委办公厅在商业街58号修建机关食堂地下室时,偶然发现了十几具大型船棺的合葬墓,随后,大量文物出现在赶来的考古人员面前,组成漆床的45个木胎漆构件也是其中众多出土文物的一部分。

  据肖嶙介绍,这件漆床并非整体出土的,而是分成45个部分,分散在墓葬的多个位置:多数构件是从2号船棺里发现的,另有一些构件是在一处灰坑里找到的,“因为商业街船棺葬早在西汉就曾经被盗掘过,可能是盗墓贼将一些他们觉得不值钱的漆器扔进了坑里。”

  由于地下水侵入墓穴,出土时,这些木构件的含水率惊人的高。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与修复中心主任肖嶙研究馆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发现船棺的位置地下水水位很高,加上船棺的形状本身就是个“槽”,木构件长期被地下水浸泡,有些木构件的含水率达到了100%,甚至部分木构件含水率达到了300%。“这相当于整个构件都是被水撑起来的,如果水分挥发掉,那这些构件也就都毁了。

  此外,众多的构件也给考古工作者出了难题,当时出土的木构件达数百件,最长的有3.27米,最小的只有26.5厘米长,“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是一件器物还是多个器物?当时都是未知之谜。”肖嶙说。

  古人留下符号

  令复原“突飞猛进”

  发现这些竹木漆器后,文物保护与修复人员将这批文物进行保湿处理后转移到了实验室。此后10年时间里,考古人员对它们做了细致的测量、绘图、整理等工作。在此期间,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工作人员多方考察,最终找到了富有漆器修复经验的荆州文物保护中心合作。

  2010年,工作人员将这些木构件泡入一种乙二醛试剂中,等待乙二醛慢慢替换掉构件里的水,这一泡就是3、4年。“刚出土的时候,这些构件就像用筷子夹‘烂豆腐’一样,一碰就能碎掉,经过乙二醛的加固,这些漆器终于能被用来组装了。”肖嶙说。

  肖嶙回忆,摸索过程中,工作人员首先拼出了漆床的床身,“这部分的构件都比较大,因此拼起来相对容易得多。”但随后的工作一度陷入了停滞,“我们注意到,这个床还有个顶盖,但是涉及到很多个部件,这些部件到底按什么顺序、怎么来组合成了一个难题,大约半年的时间,复原工作就停在那里了。”

  直到后来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文物保护与修复人员发现,古蜀的先民其实给我们留下了一点线索。肖嶙说:“我们注意到,在顶盖梁上和一些顶盖构件上刻画的符号是对应的,这些符号有的像英文符号’D’,有的像汉字‘王’,把对应的顶盖构件和梁上的凹槽对上,果然就拼装上了。”这个发现令复原工作一下子突飞猛进了。

  系现存最早漆床

  或助力破解古蜀文字

  “这次复原很幸运,组成B型漆床的45个构件都是墓葬中出土的原件,古人利用了榫卯结构就组成出这样一套漆床,完全没用一根钉子。”肖嶙说,这件漆床的复原,以实物证据修正了此前考古报告中对于B型漆床的认识。

  北青报记者看到,经过修复的漆床较现代的床略大,床体与地面之间由立柱分开,上半部分略微向上抬升,床整体呈黑色,上面有红色的龙纹、蟠螭纹花纹。据了解,这张漆床是我国迄今发现的年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结构最复杂的一张漆床。

  目前,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文物保护修复中心已将出土于商业街船棺葬的漆床、漆案等290多件(套)漆器复原,其中还有一张规模稍小的漆床,上面绘有龙纹和凤纹,研究者认为或为古蜀国王后所用。

  当年参与发掘商业街大型船棺葬的现场领队、现任成都市文广新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处处长颜劲松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称,从形制、纹饰等方面看,这张漆床的等级很高,很可能是古蜀王或其家族使用的器物。而漆床上的符号与古蜀文字有密切关联,为解码神秘的古蜀文字提供了新的线索。

  “由于缺乏确切的文字材料,古蜀国在中国历史上一直很神秘。这批古蜀王族使用器物的复原,为进一步揭开古蜀王之谜提供了宝贵资料。”颜劲松说。

  文/本报记者 屈畅


责任编辑:方媛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