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艺术影像 > 正文

河北父子痴迷古刀剑修复望为古兵文化保留珍贵历史

2018-06-28 11:18 来源:中新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将一块磨刀石固定在研磨台上,闫鹏拿起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刀,在磨刀石上细细打磨,开始了古刀修复工序的第一步。一旁,父亲闫民悉心做着指导。

闫鹏(右)与父亲闫民的工作照。闫鹏供图

闫鹏(右)与父亲闫民的工作照。闫鹏供图

  中新网石家庄6月27日电 (霍瑾)将一块磨刀石固定在研磨台上,闫鹏拿起一把锈迹斑斑的古刀,在磨刀石上细细打磨,开始了古刀修复工序的第一步。一旁,父亲闫民悉心做着指导。

  闫鹏是河北石家庄的一名“80后”,从事古刀剑修复工作已经4年了。其父闫民是古刀剑修复、研磨专家,被评为河北省工艺美术大师,更被业内人士誉为“古兵神医”。到目前为止,闫民父子俩修复了超过500把古刀剑,其中包括战国王侯佩剑、唐代直刀、元代腰刀、清代缠枝龙配刀等。每年有很多收藏爱好者、全国各地的博物馆、文物单位等慕名咨询和修复。

磨刀石。 霍瑾 摄

磨刀石。 霍瑾 摄

  据闫鹏介绍,根据每把古刀剑破损、锈蚀程度不同,修复用时少则一两个月,多则半年时间。一把古刀剑除研磨外,还要进行其他的修复工作。如有的刀剑,没有鞘,要根据其器形结构,重新制作鞘,然后根据年代特点,配备相应的装饰,再进行上漆等工作。“随着科技进步,一旦发现更适合的修复材料、工具,会继续完善古刀剑的修复工作。”

  父亲闫民补充道:“在研磨每把古刀剑前,都要先翻阅大量的历史资料,研究其历史,设计系统的研磨方案,这个过程往往都要持续一个多月,整个工序很复杂。”

  2014年,闫鹏离开工作了10年的媒体行业,决心回家“接班”父亲。谈及辞职,闫鹏称,他是受父亲影响,自幼喜欢刀剑,并被父亲对古刀剑修复的痴迷感染。“父亲为此放弃经商,不仅全身心投入,甚至不计成本,还被母亲认为‘不务正业’,很多人也并不看好,但他未改初心,一直坚守。”

  闫鹏开始跟着父亲学习古刀剑修复技术,是从古刀剑修复中最重要的环节研磨开始的,即使用磨刀石,对刀剑进行摩擦。从目数低的磨刀石到目数高的磨刀石,要经过多道工序,才能祛除锈迹使其锋芒毕露,重焕新生。

研磨台。 霍瑾 摄

研磨台。 霍瑾 摄

  除了学习最重要的研磨环节外,历史、考古、化学、美学、金属工艺等知识样样都要学。在修复前,根据每把刀剑锈蚀状态与情况先做“金相探测”,“了解刀剑的信息,有助于保护与判断刀剑的年代与当时的锻造,就像与古人对话一样。”闫鹏感慨道。

  学习古刀剑修复时间久了,闫鹏越发了解古刀剑珍贵的历史价值,也越来越能理解父亲对这些古代兵器的感情。他表示,自汉代以后,古刀剑大多都以钢铁制作而成,随着千百年流传,古刀剑会被氧化、锈蚀,甚至碎成铁渣、铁粉,直至消失。每一把古刀或古剑的制作都是一段历史,一旦消失,就意味着一段历史的消亡,而这种消亡很可能是不可逆的。

  谈及未来,闫鹏笑称,自己现在还只是学徒,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古刀剑修复师,至少还要花费20年。他表示,要在父亲经年沉淀的技法精髓里沉心研习,父子俩一起与时间赛跑,修复更多的古刀剑,为中国古兵文化的传承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方媛媛
分享到:
./W02018062840797964154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