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艺术专题 > 正文

薪火相传 踵事增华---徐超教授访谈

2011-05-31 16:17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很多年前,在北师大举办的汉字书法硕士生课程班上,我有一份讲课提纲,内容分为四个部分:第一个是理论上的说明,第二古文字与书法,第三今文字与书法,第四关于古文字书法。另外,我有几篇小文章可以参考,如《应该重视书法文化教育》(第三届汉字书法教育国际会议论文,《书法之友》2002年第8期转载)、《启功·蒋维崧·书法人才与学科建设》(《启功先生书法学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文物出版社2003年)、《与书家商讨错别字问题》(《2005北京国际书法双年展书法论文集》,北京出版社2005年)、《书法学科建设需要多种学科支持》(中国书法学科建设与发展国际论坛论文,文物出版社, 2005年 12月)等。

xinhuo.jpg

徐超教授

  2011年5月4日,山东新闻网盛世东方网上美术馆编辑党现强、张颖昌(以下称记者)对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徐超先生(以下称徐)进行了专访。

  记者:徐先生,今天我们主要想请您谈谈两个问题:一是谈谈您的新书《崧高维岳--蒋维崧和他的书法篆刻艺术》。以前您写过很多关于蒋先生的文章,发表于各大报刊。现在,又以专著的形式呈现出来,肯定是更加全面、更加立体地展示了蒋先生的多个侧面,披露了许多新的资料。我们想请您围绕着这本专著谈谈其准备与撰写过程、主要内容及亮点等。二是篆书创作如何避免错别字的问题。许多作者由于文字学基础薄弱,同时又不能很好的利用工具书来弥补差距,从而造成他们在篆书创作中出现字法问题。究其原因,或者是前代书家有字法不准的现象,后学者不加详究,以讹传讹;或者是金石剥蚀、古帖残缺,造成学习者的误读;或者是古文字中异体字较多,给学习者造成许多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帮助初学者,避免篆书创作中的错别字,请您开个方子。

  徐:先谈一点题外话。一是,山东的书家,其卓有成就者不乏其人,希望首先介绍、宣传他们。二是,搞书法的人至少应该有些文化,但并不要求一定要有学问。对书法而言,学问也主要应该是指与书法相关的学问,不应该把学问无限扩大,更不要把它提高到不恰当的高度。书法大军浩浩荡荡,都各有特长。蒋先生有句话:"我做我自己能做到的事情,不轻易否定人家做的事情。"三是,我常常提醒我的学生说,你不要忌讳人家说你无知,因为一个人其实在许多领域里都无知得可怜;就是在你的专业领域,实际也有不少无知的地方。书法领域也是这样,无论是研究书史、书家、书迹、书论等等,这里面都有各自不熟悉的东西,也就是无知的地方,"大家"难免。从来都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每个人都应该懂得这个道理。

  记者:徐老师说得很对。

 

zhong2.jpg

《嵩高维岳》徐超著   泰山出版社

(文中图片来自《嵩高维岳》图版)

 

  徐:现在谈谈《崧高维岳》。这部书是蒋维崧教授山东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硕果基金项目,当年由先生与我联名申请。立项的名称叫《蒋维崧和他的书法篆刻艺术》,这说明当时就明确是要由我完成的项目。但那时我身体很不好,又很忙,只是与先生商量了个框架和写法,也收集了一些资料,并没有动笔写。正式动笔到现在,大概也就是两年左右的时间吧。

  记者:值得祝贺。希望能多知道一些关于大著的信息。

  徐:《崧高》是一部人物研究和艺术研究的学术性、传记性著作。《上编》写蒋老其人其事,涉及家世、求学、工作经历以及交游等;又写了《滴水知海:平生六记》一章,记其学问、诗才、教学、原则、谦德以及平生杂事。书中披露了许多鲜为人知的事实和蒋老多年来与我的谈话。《下编》分别详论其篆刻、行草和金文书法艺术,分析风格特色,探究形成原由,是我多年研究成果的提炼和总汇,也记录了蒋老对相关问题发表的见解。全书图文并茂,文字部分约10万余字,图版中收蒋老所刻印章92方,书法作品100余幅,其他资料性图片近60幅。该书为精装16开本,书法图版一页一图,篆刻图片与原印大小一致。附图多固然是研究的需要,但也考虑到了读者鉴赏、学习和收藏的需要。

  记者:真令人十分期待。其中一定会有许多新的东西。

  徐:除了收录蒋老书法篆刻作品我要尊重先生的取舍标准、不追求新异外,其他大约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内容都是首次披露。《论语》:"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始可知人,乃有的评,所以我特别重视实录其言其行,包括他的书法篆刻作品。可能最令书法界关注的,就是他与我关于书法篆刻方面的谈话。

  记者:这方面我们所知甚少,您书中能为我们提供这样宝贵的资料更让我们期待,我们现在很急切想要知道您写作中的一些想法。

  徐:对一个人、一件事、一件艺术品的评价,从来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是我,也从来没有认为蒋老其人其事其艺就尽善尽美了。不过我认为,由于先生自身性格等原因,真正了解他的人实在不多,就是对他声名远播的书法篆刻艺术,一般人也不可能有很多了解,因而对其人其艺都缺乏实事求是的评价。不过我写《崧高》并不是要"辨明"什么,我只是记述、描写,以此探索、写出一个"真实的蒋维崧",并竭力写出他内心深处不易被人看到的那一部分东西。

  谈到对先生的评价我要说一件事:几年前曾见有一杂志转载我写蒋老的一篇文章,正文一字不差,但在题目中加了"大师"的称号。文前有我向蒋老请益的照片,也没错。我极为不满的是,文下刊载了一幅假的蒋先生的金文作品。因为看那版面,足以造成作品是由我提供或经我认可的假象,转载我的文章而未经我同意就轻易改题的做法我也不能接受。我当即与其总编联系,后来该刊发表了上述做法"与徐超教授无关"的申明。请读者知道,无论是对蒋老,还是我在北师大渎本科时的老师启功先生,我都从来没有称呼过"大师"。


责任编辑:刘晓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