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业界聚焦 > 正文

热拉尔·弗罗芒热——色彩之下的社会意见

2017-04-06 14:02 来源:中国美术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今年78岁的法国艺术家热拉尔·弗罗芒热(Grard Fromanger),其作品常因色彩而得到明析的辨识。

  艺术家如同身处撒哈拉的诗人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他左手捧起一把沙土,倒到右手,然后说:“我已经改变了撒哈拉!”作为艺术家,虽然我们的自我总是太大,我们的野心总是太强,我们的幻想总是太过美妙,但我们都处于同一种情境:我们的作品像是那一捧沙土,我们思考,我们运用非凡的想象,而我们正是在改变世界!

  ——热拉尔·弗罗芒热(Grard Fromanger)

2012 年,热拉尔·弗罗芒热在巴黎 图片:Marie Clérin

  今年78岁的法国艺术家热拉尔·弗罗芒热(Grard Fromanger),其作品常因色彩而得到明析的辨识。当观者立于作品前,很快便会被浓烈的色块或线条吸引。但不断将观者拖入作品情境的,是由色彩突显的丰富符号、复杂深邃的哲学思辨,以及或直白悚人或令人忍俊不禁的坚定的社会观点。这种形式的明亮与内容的深暗的比对、色彩的浓烈与意见的强硬的配合,使得观者不断产生深挖其作品内容、理解作者意图的欲望。

  1939年,弗罗芒热出生于伊夫林省。他的父亲是一名业余画家。弗罗芒热从小练习绘画,1957年正式开始创作,在五年之中专注于黑白系列的作品。他的早期作品受到贾科梅蒂的影响,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又转向波普艺术的叙事性具象风格(Figuration Narrative),这个起源于法国的流派也是受到波普艺术的启发,在反对抽象主义的主导环境下,重新运用当代社会及其客观对象进行回归形象的创作。较波普艺术不同的是,这个流派更加重视政治化的叙事,艺术家们力图通过艺术作品推进社会的改革。弗罗芒热是1968年5月法国社会运动的活跃参与者,他的一部分重要作品也创作于这一时期。

  1968年5月,在法国爆发了大规模的社会动荡,大量的示威、游行、占领大学和工厂的运动相继发生。抗议高热时甚至引起法国的经济停滞。运动由最开始的抗议发展到之后广泛的艺术活动:即兴辩论、集会、音乐、涂鸦、海报和标语,等等。这场运动被视为法国历史上文化、社会和道德的转折点,成功地由一场政治运动变成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社会运动。

  1968年6月,弗罗芒热的第一个名为《五月的气息》的装置作品被放置在巴黎的布朗什广场(Place Blanche)的红磨坊外。这一年10月,弗罗芒热将很多个装置被放于阿莱西亚地铁站的蒙鲁日圣彼得教堂前。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和皮埃尔·克里蒙地 (Pierre Clmenti) 用摄像机记录下了这一场景。然而不久就有警察追来移除并毁坏了装置作品,还逮捕了画家、拍摄人员和演员们。

  弗罗芒热的《五月的气息》携带了很强的政治信息(关于红色、革命的视觉视角)。这个作品同样也邀请公众参与,透过装置的视觉转换,一个红色的世界展现眼前,似乎人们心底跃跃欲试的正义、勇敢和为自己声张的心事正一触即发,令人振奋。

  红色在弗罗芒热不同阶段的作品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最初用于自我确认的颜色本身,逐渐衍化成反抗商品经济占领城市空间的符号。旗帜中的红色如血液般溢出边界,侵入其他意义指明的颜色,从侧面隐喻了1968年5月运动的示威者及其力量。红色对于弗罗芒热来说具有双面的意义:画作本身的象征作用以及社会抗争的符号。

  1968年5月,作为巴黎艺术学院学生组织“人民工厂”(Atelier Populaire)的活跃人物,弗罗芒热提议以一面血染的法国国旗作为海报的主题。这个提议并没有被采纳,但是电影人让·吕克·戈达尔听闻这个信息却赶忙联系了画家。戈达尔对这场运动中的绘画表现形式很感兴趣,他提议拍摄一部影片。在三分钟的长镜中,一个单纯的绘图事件(红色颜料从旗帜的红色部分开始流动直到渗入旗帜中的白色和蓝色区域)转变成了一个政治声明(旗帜流动着血液)。这个电影成为了1968年5月这场运动中最具煽动性的影片。

  1974年弗罗芒热应导演尤里斯·伊文思之邀与法国艺术家团体一同访问中国,《在中国户县》(En Chine, Hu-Xian)的创作就是基于当时拍摄的照片。在这幅作品的背面有对当时场景的一段描述:“中国陕西省户县的农民和农民业余画家,1974年6月20日星期四,在作品展览的入口前,我们正走出来。”“为人民服务”的标语之下,人群注视着摄影师,就像是凝视着画作面前的观者,向我们展示着他们的颜色。

  1975年,弗罗芒热为蓬皮杜艺术中心组织的展览“断头台和绘画”(Guillotine et peinture) 创作了五幅作品。其中,《盖约·格拉古之死》(La Mort de Caus Gracchus)是弗罗芒热重新创作、向弗朗索瓦·托比诺·勒布伦致敬的同名作品。弗罗芒热的画作以两层故事映射而透露其政治见解,他以比色表的形式将人物以颜色及符号来强调和分类,展现了一个社会形态下人民的复杂立场。《人民的生活及死亡》(La vie et la mort du peuple)呈现了巴黎的红灯区皮加勒(Pigalle)地区的街景,画家以同样的符号组成,呈现了历史画作的当代面貌。而人们此时已都变成匿名的过客。

  弗罗芒热于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期间开始创作大型画作《所有的颜色,绘画的历史》。这也是作品中混杂着各种图像、事物、起源和时间的原因,这些不同的元素以冲撞和重叠的方式表现出来。贯穿画作的环形线路如同微型信息处理器将信息整合起来。画面中飞溅或滴流的笔触,代表艺术家工作状态的纹样以及关于库尔贝《世界的起源》图像的引用,不仅展现了艺术史的发展,也展示了一幅作品的创作历史轨迹。这幅具有21世纪科技感的作品,正是弗罗芒热对于当代社会认识和感触的表达,他力图将破碎的信息整合成系统,或许也隐含着对社会包容和期待。

  2016年2月,蓬皮杜艺术中心展出了弗罗芒热的作品,梳理了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使观众对艺术家的历史有了一次概览性的回顾,这其中有他与艺术家、诗人、哲学家、导演等好友之间的思想互动,有他私人生活的展示,也有遍及他在不同时期向社会的宣言:“我认为每个人都是政治性的参与(社会的)。他们只是有多少的区别而已。但是我自己是多于他人的。有的艺术家参与,其他则不然。我们从来不能真正地控制事件,这些事件是大过我们的能量的。艺术家以思考、激发或反映进行创作,以集体形式或单独在自己的工作室中完成,艺术家能把想法人格化,然后日复一日的,事情就会改变。”


责任编辑:李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