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业界聚焦 > 正文

在寿山石雕刻的黄金时代,何马游走在主流边缘

2017-06-01 16:06 来源:新浪收藏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对于寿山石雕刻艺术而言,上世纪 90年代到2006年的这十五年间,是一个特殊的时期。而何马是这个行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

寿山石雕刻件《枯木逢春》

寿山石雕刻件《枯木逢春》

  对于寿山石雕刻艺术而言,上世纪 90年代到2006年的这十五年间,是一个特殊的时期。而何马是这个行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位艺术家。自1990年始,亦或者更早,如同中国商业发展的天翻地覆一样。创意的热情正改变了传统的雕刻。

  对于艺术史而言,这十五年的时期是非常珍贵的,在这个时期新的观念被试用,新的标准被创造,到处充斥着期待和兴奋。这让我想起了中国元朝的例子,以及20世纪早期的巴黎。

  对于像我这样的外国人,在上世纪90年代末来到福州。它给我的感觉像是打开了一汽酒瓶。刚瓶的冒泡酒。樟林村,整个村子从事艺术创作和工艺雕刻的师傅,以及其他在福州工作的艺术家们。艺术家们经常组织展览活动,吸引了不少人关注、参展,当然也包括专家和收藏家。一边是强烈和鲜活的传统,一边是对于创新和改造的的渴望,这是多么让人激动啊!

福州市一景

福州市一景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想: 对于许多在艺术上有天赋和才智的年轻人而言,这种藏在现象后的机会,成就他们的艺术名敏感力,这意味着荣誉、名望或者一种更为舒适的生活。来自社会各阶层的聪明人,把艺术作为工具,将创意的天赋转化为有形的物体,来展示他们的能力。向世界开放的中国,为寻找新的模式,为尝试新的设计,为质疑传统提供了一个机会。与此同时,石雕工艺深厚的技艺品质和传统存在于这个城市,如同法则一样,作为衡量卓越艺术的一个标准。年轻艺术家的能量是燃料,伟大的工艺传统是发动机,像我这样的艺术爱好者,正是去欣赏并享受驾驭其中的快乐。

  这是背景,让我们谈谈我们伟大的艺术家和他们不同的创作阶段,以及他们不同的作品风格。

  何马是一位诗意的艺术家,同时也有着很酷的想象力,他时常把他的才能放在同一件作品里,这使得作品变成苦中有乐的混合体,兼有社会批判和沉醉生活的综合。作品<watching over the wall> (《墙外》)、<Two type of laughter> (《笑》),或者Evil old man and children(整个怪老翁和小孩系列),都刻画出喜忧参半的特点。也许,这些应该是将来要认真思量他对于艺术最有贡献的作品。然而,对于荷马其他作品所呈现的才华,客观地说,我大概还不能完全领会。

何马寿山石作品《如来而来》

何马寿山石作品《如来而来》

  随着时间的逝去,何马深化了人物造型的风格化,主题演进成流动的、块面的,像岩石般的平滑造型,这些都传达了力量、柔和以及他想要融入别的感觉。作品《朗诵的老演员》就是很好的例子。

  融合了大量的社会批判和简练形式,何马呈现给我们的是有趣和具有批判性描述性人物特征,这就是“何马风”。作为一种风格,很容易被其他所艺术家所借鉴,照此来说,可以证实何马风已对未来艺术家造成很大的影响力,他对于人性的观点有心类似奥诺雷·杜米埃看待他的同龄人,艺术家都要刺激他们的主题和观众。

  艺术家喜欢挑战寿山石雕刻艺术中根深蒂固的标准。他经常用石头的杂质部分来表现作品:金银色的石头外皮和原石材质的其他部分,这些应是传统工匠忽略的部分。石头的瑕疵变成了人物衣服上的图案或者是被用于其他肌理展现的方面。在作品《春风得意》(又名:洞中圣贤)里,他甚至打破刻镂材质的模式,由花岗岩形成的材质刻画出老人,从寿山石的洞窟里凸显出来。而在当时,雕刻“石肉”,还是传统的一贯模式。

何马寿山石作品《春风得意》

何马寿山石作品《春风得意》

  何马已经做了一个有趣的混搭,用一种具有西方概念艺术的图式来传递中国传统的信息,比如:石榴等于多子,作品观念的价值要大于作品本身。

  《倒置》是一组系列作品,作品尺寸形成对照——小事物变大,而大的却变小,比如,在一棵大蔬菜上的小男孩儿就属于这种形式。也是这种形式的作品,如《脸》,成群对看的小兵,他尽力从作品中提炼出人性愉悦和荒诞的特质。

  《出云泥土之外》作品系列,疑似古青铜和瓷器的财富来自于土壤,是这种表现风格的另一种形式。这里,当其他艺术家爱用材质可爱的石头来表现财富,并呈现出土壤的粗糙和寻常的肌理,何马用部分黑色到罗源石(既仙游石)表现宝藏,赋予宝藏凶险的图式。

  何马最有趣的主旨之一是描述人,如同演员为了不同的情境而使用不同的面具一样,账还没有全部呈现。何马处理这一主题的原型是什么,不同的表情飞舞起来,最终被融入石头之中。这是一组重要的作品。

何马作品《要过冬了》

何马作品《要过冬了》

  河马和他的妻子王三三正努力创造一种造型简约的动物风格,在外形上有许多装饰的风格,这是非常迷人的。当下艺术家很少倾注观念去发展新的装饰设计,就像用简约的风格处理这种题材一样,这两位艺术家正在做的事情给人面目一新的感觉。

  最后,不要忘了何马在风景、自然和叙事故事这类传统表达主题上的传统表达。这些主题是非常可爱,并且是很不寻常的。我特别喜欢他的作品是小件的《看月亮的男孩》,作品反映了寿山石雕刻艺术家在工艺技法传统中最优秀的品质。

  就到这儿吧,看完本文的图片比读这篇文章要有帮助很多。就让读者自己明白为什么我是如此深信何马是众多闪亮雕刻明星中最有创造力和天赋的一位吧!

  本文作者为巴西人彼得·席勒2006年于福州。来源:玉石铺子


责任编辑:刘晓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