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业界聚焦 > 正文

“互联网+非遗”还需火候

2017-07-31 10:07 来源:光明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当下“互联网+”风潮正当其时,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越来越受社会关注,“互联网+非遗”自然也成为颇具吸引力的话题。实际上,在更大的范围内,“互联网+文化”已经进入文化建设的战略层而被广泛讨论,成为未来文化发展的重要方向。此外,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给文化创新提供了无限可能性和持久动力,可以说,“互联网+非遗”无论从大背景、大前提和大趋势,还是从文化实践层面来看,都将大有可为。

  当下“互联网+”风潮正当其时,非物质文化遗产也越来越受社会关注,“互联网+非遗”自然也成为颇具吸引力的话题。实际上,在更大的范围内,“互联网+文化”已经进入文化建设的战略层而被广泛讨论,成为未来文化发展的重要方向。此外,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给文化创新提供了无限可能性和持久动力,可以说,“互联网+非遗”无论从大背景、大前提和大趋势,还是从文化实践层面来看,都将大有可为。

  目前,“互联网+非遗”已在很大程度上进入实际应用阶段,文化机构、非遗企业、传承人等纷纷触网,网站、微博、微信平台一个都不能少,网络社区发布、粉丝团召集、朋友圈点赞、线上线下联动等信息互动交流已成非遗传播新风景,网络直播、网络众筹、O2O销售、VR在线体验等新生事物也搭上非遗概念为下个风口造势。总体上说,一方面,“互联网+非遗”前景美好,发展空间广阔;然而另一方面,从目前发展来看,“互联网+非遗”却又遭遇阶段性瓶颈,无论在“量”还是“质”的方面,都还欠缺一点火候。

  从“量”的方面分析,总体上没有看到期待中非遗题材互联网产品的井喷现象,相关产业的规模还很小,蛋糕没有做到足够大,布局还远未完成,在社会文化尤其是在互联网文化中的影响力不够。从内容生产来看,不少非遗业界的企业、机构和传承人都早早开通网站、微博、微信公号等平台,却疏于打理,信息量寥寥且更新缓慢,很难聚拢人气,最终成为一种摆设。内容创新上,目前新技术应用还处于试水阶段,与非遗题材处于磨合期,创新作品乏善可陈。从文化格局来看,互联网文化中非遗题材还未充分发掘,非遗中一些冷门项目长期处于失语状态,一些传承人由于年龄和知识结构限制而与互联网文化绝缘。此外,非遗文化在互联网中还未得到充分发展,便已乱象丛生,大量无效、虚假和垃圾信息充塞网站、微博等平台,造成真正有价值的非遗文化信息被挤出网民视野,形成互联网生态中的逆淘汰现象。

  “互联网+非遗”另一个发展瓶颈是“质”,首先是线上展示销售的非遗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许多不法网商利用互联网编织巨大且成本低廉的营销网,滥用非遗概念,给质次价高、名不副实的产品打上非遗标签,利用网民文化情怀获取利益。其次,互联网平台中非遗文化体验不够鲜活,许多网页设计雷同,产品销售平台运营模式单一,文化传播方式严重同质化,难以形成有质量的体验内容。再次,非遗融入互联网的总体模式还停留在“内容+平台”阶段,无论是公共网站还是微博、微信等自媒体,非遗项目列举介绍、非遗产品线上销售、非遗大师网上互动等仍是主要套路,这种“互联网+非遗”1.0模式是最简单、最低层次的版本,期待向2.0、3.0模式转换升级,在网民深度体验、内容嵌合关联、各方利润分成、线上线下互动等方面进行深耕创新,推动整体生态的良性发展。

  当下互联网的发展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在互联网世界中,各种新鲜事物层出不穷,各种创意频繁闪现,又迅速消隐,利用网络进行非遗文化传播,最大的风险在于网络媒介的多变性,更新换代太快,而非遗文化传播则是一项需要踏实去做的工作,需要长期稳定的推进,如果传播的方式和节奏一味强调跟随最新技术和思潮,就很难避免浮泛化和空洞化。“互联网+非遗”前景美好,整体处于上升趋势,但发展之路切忌急功近利,放任自流,导致竞争失序、监管失控、利益失衡、标准失范、文化失真,最终变成烂尾工程。因此,“互联网+非遗”既要跟进互联网思维,也要坚守文化价值底线,如果仅仅是为了追逐新潮,沉迷炫技,而忽视了文化内容的生产,则无异于“买椟还珠”,陷入互联网潮流与非遗传统两头踩空的窘境。

  目前来看,“互联网+非遗”期待市场、非遗业界、文化机构、网络空间等共同努力,营造更好的发展氛围,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第一,完善“互联网+非遗”认证系统,由文化部门、具有公信力的互联网企业、非遗传承人等联手打造规范化的非遗网络认证体系,可以考虑对接现有的各级非遗名录体系,通过网络加V、网络评级、平台准入等机制进行非遗产品甄别、非遗传承人身份认证,让网民获取对优秀非遗产品和文化的辨识途径;

  第二,规范“互联网+非遗”传播体系,加强对以非遗冠名标签的网络监管,对假冒非遗之名的网站、微博等媒体平台进行关闭封号等处理,避免互联网沦为各类“李鬼”的虚假广告倾销场和伪劣产品垃圾场;

  第三,打造“互联网+非遗”精品平台,为非遗产品营销、非遗文化传播、非遗信息公告等提供品牌化平台支撑,使非遗文化在网络空间找到基本立足点;

  第四,培养“互联网+非遗”消费习惯,根据互联网传播特性和人群特征,量身打造非遗产品,培育消费市场,将数量庞大的网购一族变成非遗文化产品的消费者;

  第五,涵育“互联网+非遗”文化生态,利用网络聚拢一批非遗文化爱好者,建立非遗相关业态的交流平台,由核心文化圈为基础向网络空间扩散文化信息,逐渐形成良性循环的非遗文化生态圈,让非遗在网络平台中扎下坚实根基,开出鲜艳花朵,结出丰硕果实。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