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业界聚焦 > 正文

闲——人是个善于作茧自缚的东西

2018-01-08 13:49 来源:鲁网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从“采菊东篱下”的陶隐士到“对影成三人”的李诗仙,再到后来举杯邀明月的苏学士……这些文化大咖,大抵同时也都是仕途失意的闲人。

   

  有意思的文化都是闲出来的。

  从“采菊东篱下”的陶隐士到“对影成三人”的李诗仙,再到后来举杯邀明月的苏学士……这些文化大咖,大抵同时也都是仕途失意的闲人。即便如王守仁这种仕途文化上都有大作为的巨擘,如果没有当初被贬江西龙场三年的“处困养静”,恐怕也很难悟到“心学”的真谛。再比如“醉里挑灯看剑”的稼轩兄,从这诗句里你即可得知他实在也是闲的可以了,也难怪这位仁兄感慨“闲愁最苦”。佛家的“参悟”’、道家的“无为”,说白了就是让自己闲下来。人只有闲下来,才能把内心倒空,内心空了,也就通灵了。慧根其实人人都有,不过多数都被“功利”二字遮蔽住了。一切端看你的内心够不够“闲”。

  人类生存轨迹,最早的采集狩猎阶段。如果这一天打了一只野鹿,可能就意味着这三五天里大家都可以歇着跳舞唱歌画岩画了。虽然茹毛饮血抑或时常有猛兽的威胁,而且苦,但,闲,是一定的。后来人们发现了可以培育的植物,就迎来了“农业时代”,这个时期大家就不用到处东奔西走随时迁徙了。固定在一个地方,春种秋收就是了。辛苦些,但是几乎整个冬季可以歇着。加上剩余财富的出现,得以养出很多不用劳动的“闲人”。文化就此大爆炸一般出现。再往后,“工业时代”的到来,大家都没有了闲暇。24小时都有在工作的人。物质财富是越来越多,时间也全部被“赚钱”这个终极追求占据了。

  记得有位水平不错的艺术家,在自己的简历里只写着三个字“准农民”!我能感受到他内心满满的骄傲和自信。但我始终没见过有艺术家敢于堂而皇之的标注自己是“准工人”。我想这“准农民”也好,“准工人”也罢,指的绝不单单是一个人的社会角色,而更可能是一种文化上的取向和认同。一句话,几千年来,热爱土地的农民不胜枚举;但热爱做工的工人,万里无一。如此你便晓得,哪个角色更具美感。(我指的农民是农业时代的农民。商品经济下的人们,任何身份者,都想着少付出多得到。何止工人农民。这也正是我要表达的,时代越接近当下,越缺乏美感。)

  进入“信息时代”,更不用赘述了,你究竟忙还是闲,看看你身边看手机的人还有你自己,答案就有了。有时候知道的太多,就会思考的越少。信息时代的网络里,你真正需要的信息,很有限,但是扑面而来的垃圾却是海量的。所以很多有智慧的人,都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发会儿呆。发呆是比较便捷的腾空头脑清除垃圾的办法。

  忘了谁说的,“文明在进步,文化在退步。”在这个物质的时代以及商品的属性注定了,从作者到受众理所当然更容易产出匠人的东西。夫子所云“君子不器”的时代和理想,渐行渐远,逐渐模糊,直至在空中化作一个点,一闪,便永远消失了……

  上周末陪儿子重温意大利电影《海上钢琴师》,看着那个不想下船拒绝进入喧嚣尘世的1900。我想,电影所表达的并不是一个虚拟的角色里的1900。而是导演借助1900表达了自己以及更多观者一种想要逃离的倾诉。因为,只有你真切感受过市井的喧嚣冗乱,你才会在内心向往一个宁静的田园。从没在这繁杂喧闹中体验过的1900,他是难有这种感受的。

  “偷得浮生半日闲”,变得越来越难。

  想要逃离?逃向何处?都全球一体化了。

  人啊,就是个特善于作茧自缚的东西。

  西元俩仟壹捌年元月肆日

  马斌作记窥灯楼

  马斌,1976年生于济南。现为济南市青年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山东艺术家(书画专业)学术委员会学术委员,齐鲁理工学院客座教授,济南《君和·艺品》、聊城《艺术投资》、日照《名流收藏》艺术顾问。

  马斌造境赏析:

  

  

  

  

  

  

  

  


责任编辑:方媛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