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业界聚焦 > 正文

黑白影像中的别样长城

2018-11-08 08:27 来源:中国艺术报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长城是人类建筑史上罕见的军事防御工程,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与力量的结晶,蕴含着悠久的历史,承载着民族血脉相连的记忆。

   

  宁夏石嘴山长城 杨越峦 摄

   

  河北金山岭长城 杨越峦 摄

  山西宁武长城,斑驳的城墙诉说着历史的沧桑,敌楼的拱形门洞下散落着残砖断瓦;河北怀来长城,随着山势蜿蜒起伏,和周围的花草树木交相辉映呈现出最自然的模样;新疆罗布泊长城,没有连贯的墙体和高大的城墙,只有以点状、片状分布的烽燧和戍堡,与其他地区的长城大不相同……近十年来,中国摄协副主席、河北省摄协主席杨越峦的足迹几乎遍及国内拥有长城的所有省份,拍摄了十万余张长城的照片。与其他摄影家追逐长城的壮美风光不同,杨越峦把目光锁定在人迹罕至、处在原始状态的“野长城”,用经典的黑白表现手法,突破壮美、雄浑的长城审美常态,营造出历史的沧桑感,为作品增加了时间的维度,体现出他的独特思考。

  “凡是有长城的地方,我都想走到”

  长城是人类建筑史上罕见的军事防御工程,是古代劳动人民智慧与力量的结晶,蕴含着悠久的历史,承载着民族血脉相连的记忆。自上世纪90年代,杨越峦开始接触、拍摄长城,最初的拍摄只是对准长城的壮美景色、旖旎风光,做一些零星的记录。真正把长城作为一个专题进行思考和专注拍摄,开始于2009年。杨越峦介绍,“那时候,张家口怀来县邀请一批摄影师采风,我因此接触到了怀来县境内的陈家堡长城,是一段‘野长城’ ,没有经过人为修复,只有很少的户外爱好者会到这里观光,但这就是古代长城在今日最自然的状态。我被眼前的长城深深打动,其精妙的结构、与周边环境的完美融合,以及日久年深的沧桑感,令人叹服。由此,我开始用影像记录原始状态下的古长城。从这时算起,至今,我拍摄了超过十万张的长城照片。 ”

  “凡是有长城的地方,我都想走到。 ”杨越峦说。这些年来,他抓住一切机会奔向长城,从北京、河北、山西、陕西、甘肃等人们熟悉的长城分布省份,到青海、新疆等偏远的省份,他一一访遍。杨越峦介绍,长城作为一个绵延千载、纵横万里的庞大军事工程,横贯近乎半个中国。它所经过地区的地理形态有很大的差异,因此各段长城的建筑材料、形式、结构、功能等也各有差异;生活在长城周边地区的民众的生产生活方式、民俗民情,甚至宗教信仰等也各有不同。所有这些,都会引起自己的兴趣,让人感到兴奋,从而引发更多思考。杨越峦说:“长城给人的感受是很复杂的,因此我对长城的观看、记录和表达也会呈现出多个维度,长城本身、长城与百姓、长城与自然、长城与生命、长城与当下等,拍摄长城着实是一件难忘而有趣的事情。 ”

  “把长城当作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对待”

  长城是中华民族珍贵的文化遗产,是战火烽烟中的凤凰涅槃,既有雄伟壮观的宏大气势,更有沉寂肃穆的丰富意境。相对于修葺一新、游人如织的长城景区,那些散布于荒野之间的“野长城” ,因为岁月风雨的侵蚀,更是蕴涵着历史的沧桑和文明的记忆,别有一番意境。杨越峦的镜头中,便既有长城的雄伟壮丽,更有长城备受摧残的面容,这些破败、偏远而为人们所遗忘的长城遗址景观正是近年来杨越峦所执着的摄影专题。

  杨越峦的“野长城”系列作品,就是取材于河北、山西、宁夏等地少人问津的长城段落,绵延于崇山峻岭之间的“野长城” ,一面面经受风雨侵蚀的墙垣、残缺的垛口、孤零零的烽火台,表现出了长城厚重的历史沧桑感和破碎凄迷的残缺之美,尤为难得。“我们中国摄影人缺少对有历史沧桑感的建筑的一种审美。尤其是面对长城这样一个浓缩了民族苦难与精神的、庞大的历史遗存,我们缺少精准的研读和深切的体味。长城固然是或雄伟或残败的建筑,但是如果静心凝眸,透过那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会引发我们对于国家、民族的历史联想。 ”杨越峦说:“我是把长城当作一位饱经沧桑的历史老人来对待的,然后在拍摄过程中,边拍摄边提炼,越拍越有感觉,好似我们之间有个约定,只要目光相对,就会一见钟情,‘咔嚓’一下撞出火花。 ”

  河北涞源长城、山西云岗长城、宁夏红寺堡长城……杨越峦的镜头真实地再现了“野长城”残缺、破败、苍凉的景象,更生动地再现了历史在沧桑岁月中留下的不朽的孤傲和挺拔,透过他的一幅幅作品,仿佛触摸到了历史的凝重和曾经的金戈铁马,听到了久远的历史回声。

  用黑白影像呈现民族文化的符号

  从被遗忘的长城入手,杨越峦通过自己的探寻、发现与思考,用影像塑造了长城的“废墟之美” 。无一例外地,杨越峦选择用黑白色调呈现这一题材,他说:“现实中的长城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感,它是眼前的现实却又连接着遥远的历史,会让人在凝视中浮想联翩,非常适合用黑白的方式表达。黑白是一种抽象,在影像呈现上既接近拍摄对象却又保持一定距离,能引发人更多的想象,唤起读者一起完成对拍摄对象的认知。 ”

  通过艺术的塑造,长城不再是一个单纯的地理或历史意义上的建筑,而是一个人类文明的符号,是集体记忆的载体,是中华民族精神的隐喻。而杨越峦对中国传统文化符号进行的个性化表达与阐释,不仅可以让万里长城以影像的方式留存下来,更是直指长城被破坏和亟待保护的客观现实,以唤起更多人对长城的关注。“经过近十年的拍摄,长城在我的心目中已经不仅仅是一处‘上下两千年,纵横十万里’的军事设施和体系,它呈现着北方地区当下丰富的社会信息,是认识中国的历史和现实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长城是民族文化的符号,蕴含着传承千年的中华民族精神。 ”杨越峦说。(来源:中国艺术报)


责任编辑:范金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