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拍卖| 展览| 业界聚焦| 艺术专题| 评论观察| 艺术影像| 艺术人物| 艺术收藏| 藏闻逸事| 鉴藏知识| 中国书画| 油画雕塑
鲁网 > 艺术频道 > 展览 > 正文

吴湖帆《临赵氏三世人马图卷》

2015-03-09 15:28 来源: 大字体 小字体 扫码带走
打印
吴湖帆作为簪缨世家,其广为称诵的代表作品多为拟古山水,而他对鞍马题材的涉足,仅见于1935年的这件《临赵氏三世人马图卷》及另一件《临韩滉五牛图卷》。

  

  吴湖帆作为簪缨世家,其广为称诵的代表作品多为拟古山水,而他对鞍马题材的涉足,仅见于1935年的这件《临赵氏三世人马图卷》及另一件《临韩滉五牛图卷》。

  1934年,吴湖帆以上海博物馆筹备委员及董事的身份接受故宫邀请,前往北京鉴定文物并任故宫评审委员。1935年,故宫博物院藏品赴伦敦参加国际展览前在上海预展,吴湖帆又以审查委员的身份负责整理,使得他有机会接触元代赵氏一门的鞍马画。

  现藏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赵氏三世人马图卷》,为赵孟頫、赵雍、赵麟祖孙三人所画人马图合卷,纸本设色,纵30.2厘米,横178.1厘米。后有陈洪绶等人题跋,谓其“三老不失笔墨宗风,古来大小李将军、高家父子、米家父子之类比。”“古来父子祖孙以忠孝节义道应文学相传,不替者之类耳。”对比吴湖帆题款中所及“蒋氏密韵楼藏赵氏三世画马卷对临一本,并记原题款识于后,王蒙等跋亦入。”可见吴湖帆所临乃是另一卷传世“赵氏三世人马图”,由雪庭禅师收藏,王蒙、文征明等五家曾于其上题跋。

  故宫博物院现藏有一卷罗聘《仿赵氏三马图》曾在2009年参加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罗聘特展”,当时主办方大都会博物馆为了突出特展主题,特将馆藏赵孟頫祖孙《三世人马图卷》一并展出作为对比,可谓相应成趣。对应吴湖帆此作与罗聘临本之题款相一致,可见“蒋氏密韵楼藏本”与王蒙、文征明等题跋原貌。

  1924年,吴湖帆来到文化中心上海后,与庞元济、钱镜塘、张大千、谢稚柳等在思想交流上的碰撞,在艺术旨趣上发生了微妙的变化。1929年4月10日,中华民国教育部在上海举办全国美展,吴湖帆任常委。加上第二届全国美展,他得愿饱览历代书画神品:范宽《溪山行旅图》、董源《龙宿郊民图》、李唐《万壑松风图》、郭熙《早春图》、赵孟頫《枯木竹石图》、高克恭《晴麓横云图》、黄公望《富春山居图卷》等均得过眼。这一时期,吴湖帆的仿古作品有《临董其昌山水册》(1930年),及“以明清笔墨,运宋人丘壑”的《仿郭熙幽谷图》(1933年)等。而这一时期,吴湖帆在花卉、鞍马、人物画上所下的工夫也不少,如他作于1931年的《仿郑所南兰花》、1935年《仿唐寅仕女》、《紫玉兰》、《临张子政双鸳》以及此年底至1936年初的《临王若水双鸳》等。由山水而逐渐将触伸向人物、鞍马、花鸟,进行题材的全面迈进。潘静淑在此卷后附言“湖帆以山水擅名外间,不知其能画马。”也着实明确了这一新鲜的尝试与转向。

  吴湖帆临古造诣之深,“若非题款,虽善鉴者不能辨”,可谓一丝不苟。他早年遍临家藏四王真迹,每帧均达数十遍,每遍反复增损。一次临毕,必将原稿与临本并悬,久久玩味,于布局、经营、勾勒斫拂之处认真比较、细心体察,继之对临数遍,“师心不蹈迹”,直到毫厘毕肖,笔墨神韵,一一寻真。

  观之《临赵氏三世人马图卷》,将赵氏三代异貌,惟妙惟肖表达出来,在古法中流露出新意。赵雍笔法得曹霸为多,赵麟笔法得韩干为重,赵孟頫则“兼曹韩而获其神妙”,从这件祖孙三代的合卷中,原可见赵氏鞍马人物的发展和沿革。而吴湖帆以一己之力,将三人面貌统于笔下。用笔习性上,既连贯又各有重点。

  赵氏所擅绘画科,尤以人马图为甚。马的题材在元代繁荣,或许和元代统治者为蒙古族,善骑射相关,但更重要一点,是和人马图在元代社会中的社会功用有关,因而诞生了元代画坛画马名家,如赵氏父子、任仁发等。赵孟頫的马由北宋李公麟入手,直达唐代曹霸、韩干。赵雍曾言:“唐人善画马者甚众,而曹、韩为之最,蓋其命意高古,不求形似,所以出众工之右耳。”赵雍的人马图则直接来源于其父赵孟頫。父子画中,无论运笔还是着色者更接近于唐人的风貌及品格,这得益于赵氏父子有机会见到唐人原作,如赵雍曾直接临摹韩干作品:“使君惠我双马图,雄姿逸态世所无。流传韩干旧墨迹,湖州公子亲临摹。湖州自是名家驹,绘画此马无众殊。鬃鬣萧萧朔风起,举足万里无长途。”所以元人凌云翰在品《赵仲穆画马》诗中所云:“吴兴自得曹韩法,父子丹青更一家。神骏按图犹不识,空今天马涉流沙。”

  赵氏三代画马,直追唐人,而吴湖帆临本,又直达赵氏原本。画面中蓄须、着乌帽唐朝官服之士人,手拉缰绳,引马前行之情境,无论人物或马匹,均用笔工致,形成了盛世富丽高贵的格调。吴湖帆又着意拟古而出新,全幅充满着唐人意趣,又体现蒙古族的趣味,同时又具汉人衣冠,自有另一番雍容气度,这也表明吴湖帆从此前对古人的“亦步亦趋”,逐渐有了自己的特别演绎,向自成一家迈进。

  本卷并有叶恭绰题引首“赵氏三代画马湖帆临本”。吴、叶二人对书画、词学、古籍和鉴藏的共同爱好,使他们亦师亦友、相惜相知,可谓一时瑜亮。平生交谊,在吴湖帆《丑簃日记》和何闻辑《叶恭绰致吴湖帆尺牍》中有较详细的记载。 旷世

  


责任编辑:殷会丽
分享到:
./W020150309557743890723.jpg